山东十一选五|山东十一选五走势图200期

杭州市福利彩票中心官方網站

首頁 > 彩票文化 > 彩票文化新聞 > 正文

福世繪:他說風雨中,這點痛算什么

2019-03-25 09:27:02 來源:中彩網 字號: T | T

嘭!酒瓶被重重墩在駕駛座旁的水杯架上,瓶中的酒液像是被張顯胸中噴薄欲出的憤怒所感染,在狹小的瓶內空間翻起驚濤駭浪。漾出的酒液打濕了張顯的襯衫袖口和褲腳,但他卻絲毫沒有察覺,而是瞪著懵懂通紅的雙眼,口齒不清地吼著:“李琛你個混賬東西!這么多年朋友,你居然坑我?還下這么狠的手?十幾年的積蓄啊,全沒了!我這十幾年的辛苦什么都不剩了!”一聲聲嘶吼驚起了這片人跡罕至的山丘樹叢中瞌睡的飛鳥,撲啦啦一陣亂飛,讓張顯愈發感到心煩意亂, “死騙子,你等著,我這就去你家,跟你拼個魚死網破!”

對,魚死網破!你不讓我活,你也別想活得自在!在腦中冒出復仇的危險想法之后,張顯卻突然感到一絲凄涼,“李琛啊李琛,咱們認識這20年來,我張顯做過什么對不起你的事么?想當年,在學校里,別人都說咱倆像親兄弟。我一個從山溝溝里出來的窮小子,在你有難的時候,還不是二話不說,扔出了自己半年的生活費?你忘了咱倆那半年都是吃什么熬過來的?我一步步混到今天的人模狗樣,容易嗎?你居然把我所有積蓄都騙走,還說什么兄弟合伙開公司……兄弟,呵呵,兄弟!我把你當兄弟,你連條活路都不給我?”狂躁吼叫變成了喃喃自語,喃喃自語又變為低聲哽咽,“我的人生,怎么這么痛苦。也許一腳油門沖下山去,還更輕松吧……”哽咽聲中,夾雜著絕望;顫抖的手,慢慢伸向了鑰匙——是吧,只要輕輕一擰,點火,掛擋,然后……

“苦澀的沙吹痛臉龐的感覺……”讓這只手停在半空的,是收音機里傳來的曾經無比熟悉的旋律——聽過百遍、千遍、甚至更多遍的那首歌。是啊,那首歌、那個身影、那段日子,是那么的讓人刻骨銘心,終生難忘。張顯的思緒,仿佛被帶回了二十幾年前,第一次聽到這首歌的日子……

輟學的少年

“阿顯,阿顯”,還沒進院門,母親的聲音就傳了過來,“村里今天來了一群人,說是什么……對,福彩慰問隊。他們帶了好多書啊本子啊,都拿去學校了。你不是最愛看書嗎?還不快去看看!”

如果是以前,張顯肯定一蹦老高,像屁股著火一樣飛奔著沖去學校——他可是村里最喜歡讀書的孩子了。但對母親的話,張顯卻好像充耳未聞,依然把自己蒙在被子里,一動不動。他不是沒有聽到,也不是對新書無動于衷,自從上個月他的父親不幸去世之后,他就一直把自己關在家里,一步都沒出過院門。他也想上學,他也想趕緊去看看,到底學校里又添了哪些新書,講述了怎樣神奇的故事;但是,他也知道,父親遭遇的事故給家里留下了一大筆債,母親一個人起早貪黑,也難以支撐他初中畢業后上完高中,至于張顯一直夢想的大學——那只能是個夢了吧。感覺自己的未來一片灰暗,完全看不到出路,心灰意冷的張顯就這樣把自己關在了“家”這個狹小的世界中,至少,逃避會讓他感覺到一絲慰籍。

母親看著像是失去了生氣一樣無精打采的被窩,微微皺起了眉頭——這孩子就是太懂事了,知道家里背著債,不想繼續上學,給自己增添負擔,可是,也不能讓他就這么消沉下去啊。母親收拾了一下心情,溫柔地推了推被窩,“小懶蟲,該出去曬曬太陽,吹吹風啦,你的被窩里都快長出蘑菇來啦。”又把手伸進去,揉了揉張顯的頭,“兒子,聽媽媽的話,出去走走。你最喜歡的段老師,這幾天老跟我問你的事,你也別讓老師太惦記了。”

被窩動了動,張顯露出了頭,臉上帶著與年齡不相符的沉重,“媽,您跟段老師說,我不去上學了,我要出去打工掙錢。”盡管語氣很堅決,但微紅的眼圈還是出賣了張顯內心的真實想法。母親嘆了口氣,壓住了想要呵斥張顯的念頭,又揉了揉他蓬亂的頭發,“阿顯,咱們先別定下來要不要繼續上學,這件事,你先去跟段老師商量一下,好嗎?”短暫的猶豫之后,張顯點了點頭。

跛腿的水手

來到學校,張顯的心里更沮喪了。同學們興高采烈地在班級與圖書室之間穿梭,手里捧著花花綠綠的不知名新書,一雙雙眼睛笑成了月牙,因為興奮而合不攏的小嘴里,牙齒反射著陽光,刺得人難受——這些,以后都跟我沒關系了,張顯這么想著,感覺喉嚨里好像堵著一塊放了兩個月的干饃。

嘭,走廊拐彎處,心情郁悶低頭快走的張顯撞到了一個人身上,好像撞上了一塊鐵,瘦弱的張顯被彈了出去,一屁股坐到地上。“對不起啊,小同學,你沒事吧?”張顯抬頭往上望,背著陽光,一個高大寬厚的身影向他伸出了手。這只手這么粗糙,又有力,一下就把張顯拉了起來。張顯這才看清,眼前是一個陌生的中年人——大概就是媽媽說的福彩慰問隊的人吧。

中年人拉起張顯,笑瞇瞇地看著他,說:“小同學,大家都往圖書室跑,你怎么不去呢?我們福彩慰問隊這次帶了很多很有趣的圖書來,快去看看吧。多學些知識,以后才能考上大學,努力奮斗,回報家鄉啊!”

本來心里就充滿了委屈和不甘,又被人說起了“大學”“未來”,張顯本就不甚成熟的內心里像被打翻了的調料鋪,苦辣酸甜咸,各種滋味一起涌上心頭,說不出的苦悶酸楚充斥了他整個小小的身體,淚水瞬間失去了控制,隨著“哇”的一聲哭喊,從眼眶里不斷涌出。中年人一下慌了手腳,趕緊蹲下問道:“小同學,撞疼你了嗎?對不起對不起,我帶你去醫務室吧。”張顯腦中一片空白,沒有理他,扭頭跑出了學校,一陣狂奔,最后一頭扎到一處谷堆里,嗚嗚抽泣。

哭了約摸有十分鐘,張顯從谷堆上爬起來,驚訝地發現,中年人不知什么時候跟了過來,但是沒有驚動他,只是坐在旁邊,靜靜地陪著。“小同學,我是這次來咱們村慰問的福彩志愿者,我姓陳,大家都叫我老陳。你叫什么?我看,你好像有什么委屈,愿意跟我說說嗎?”

也許是心中憋悶了太多委屈,也許是被老陳臉上真摯的笑容所打動,抽泣著,張顯把自己不得不輟學的事情講了出來。講到要去找段老師,說下學期不來上學了,張顯又哭了起來,“陳叔,我其實是想上學的!可是,我的命不好,太苦了,上不了學了,嗚嗚嗚……”

聽完張顯的話,老陳沉默了。他從自己的背包里,掏出了一個方形的小盒子,還帶著一根細線。“這是我的隨身聽,里邊是我最喜歡的歌,你也來聽聽。”說著,他把耳機塞進了張顯的耳朵里,“他說風雨中,這點痛算什么,擦干淚不要怕,至少我們還有夢……”振奮人心的旋律和充滿力量的歌詞,一下子就抓住了張顯的心,不知何時,他停止了抽泣,陶醉在這歌聲里。

“陳叔,這,這是什么歌,真好聽。我怎么覺得,越聽越有力氣呢?”

“這首歌叫《水手》,”老陳坐在谷堆上,眼神望著前方,又像望著遠方,“以前,我也是一個水手。那會兒,大海就像我的家,要是離開了海浪的搖蕩,我晚上都睡不著覺。”

“那現在呢,您不做水手了嗎?”

“現在?”老陳站起身來,走了幾步,腳步顛簸,“后來有一次遇到大風浪,桅桿倒了,這條腿被壓折了,就成現在這樣了。”

“腳跛了,留在船上也只是拖累大家,我只好下了船。那陣子,真是難熬。”老陳坐回谷堆,拍了拍跛了的腿,嘆了口氣,“從海上回來,我覺得自己成了廢人,像一條上了岸的魚,茍延殘喘,虛弱無力。每天只是把自己關在屋子里,吃了睡,睡了吃,混吃等死。”

“陳叔,你這么高又這么壯,怎么會是廢人呢?”

“唉,當時叔鉆了牛角尖,總覺得離開了大海的水手,就沒了希望;沒了希望,人不就廢了嗎?”老陳不好意思地笑了笑,“還好,后來我聽到了這首歌,還遇到了福彩。”

“福彩?”

“對,福彩,福利彩票,就是專門為社會福利做貢獻的彩票。通過福彩幫助殘疾人就業的項目,我又找回了自信,重新振作走向社會。就像歌里唱的那樣,‘不要怕,至少我們還有夢’,福彩讓我這個跛了腳的水手重拾希望,即使離開大海,也能在廣闊天地里再尋夢想。現在,我已經是一個福彩站主啦。我的夢想,是通過努力工作,讓更多人獲得希望,點亮夢想——特別是像你這樣有理想肯努力的孩子們。”

張顯的淚水一下子又涌了出來,“叔,我想上學,我想看很多很多書,我想讓媽媽和全村子的人都過上好日子!你說你們……還有福彩,能給我希望……這是真的嗎?”

“當然是真的!不只是你,全國所有需要幫助的人,我們這些福彩人都會努力去幫助他們。”說著,老陳把隨身聽塞到了張顯手里,“這個隨身聽送給你了,以后遇到挫折的時候,就聽聽,給自己鼓鼓勁。一會兒你跟我回學校,我跟隊里的人說說,先把你這幾年的學費湊出來。記住水手說的話,風雨中,這點痛算什么!”

他說風雨中這點痛算什么

在老陳和隊友的資助下,張顯沒有輟學,他把所有的感激之情化為了學習的動力,一路讀完初中、高中,以縣里第一的成績考上了大學。在他啃著干硬的饃饃走在上學路上的時候,在他就著家里昏暗的燈光苦讀的時候,在他在路邊撿廢品湊錢買教輔的時候,陪伴著他的,是《水手》這首歌的旋律,是老陳這個水手的激勵。每當他面對艱難想要放棄的時候,總能不自覺地哼唱出“他說風雨中,這點痛算什么”,眼前不禁浮現出那個高大堅強的水手身影,心里也隨之涌現出力量。這個瘦弱的男孩心里,住著一個勇敢的水手——一個真正的男兒,不斷張牙舞爪撲面而來的一個個困難,就這么被希望的力量擊潰、打垮。

然而,拿著大學錄取通知書,張顯又犯愁了。去一線城市上大學,一年的學費、住宿費、餐費和雜費,對這個家來說,簡直是天文數字。村里親戚朋友能借的都借到了,但差距仍然令人絕望。怎么辦?

就在張顯一籌莫展之際,福彩又給他送來了希望。省福彩中心組織的助學行動,專門資助那些品學兼優的寒門學子,為他們送去公益金與福彩的祝福。當張顯拿到5000元助學金的時候,幾年來在《水手》的鼓勵下、面對那么多艱難都不曾掉下的淚水,再次充盈了他的眼眶。張顯在心中下了個決定:要知恩圖報,努力學習,回饋來自全社會愛心人士的好意。

進入大學,勤奮好學的張顯順利地拿到了獎學金,也與同樣出身寒門的李琛成為了好朋友。兩個人不光學習成績出色,還經常利用業余時間參加福彩的各種公益活動,不僅活躍在福彩支持的各個敬老院、福利院里,假期支教活動中也總能看到他們的身影,因此被同學們封為“公益二公子”,在院系里帶起了一陣公益的熱潮。

畢業后,這兩個好哥們兒雖然進入了不同的領域工作,但都靠著一股韌勁,在各自的領域嶄露頭角,獲得了令人艷羨的成績。然而,隨著職位的提升,工作越來越繁忙,張顯參加公益活動的次數也越來越少,到底有多久沒有去了呢,五年?還是七年?張顯自己也說不清——就連千萬次回響在耳邊的《水手》,也被各種光怪陸離的新奇玩意兒所取代,落入了記憶中塵封的角落。

幾個月前,李琛突然找到張顯,說有個項目周期短、利潤大,要拉著好兄弟一起發大財。看著李琛爬滿血絲的雙眼,張顯隱約感覺到一絲不安,但是二十幾年同甘共苦的兄弟感情卻跟他說“有什么可懷疑的呢?”最終,張顯選擇了徹底信任,把全部身家都交給了李琛,換來的卻是日日往復的“再等等”“馬上好”……直到張顯通過可靠渠道,查明所謂的“項目”根本是子虛烏有,他才認清了這個現實:他被最信任的“兄弟”欺騙了,十幾年來所有的積蓄所有的奮斗都付之一炬了!他痛苦,他絕望,他憤怒,從來小心謹慎的他第一次酒后駕車——用酒精來麻醉,用速度來宣泄——然而,并沒有什么效果。就在張顯快要失去理智,想自暴自棄、玉石俱焚之際,電臺中傳來的久違的《水手》,讓他回想起了曾經的痛苦與失落,以及在痛苦失落中振奮拼搏的自己,也喚醒了在他心中沉睡已久的那個永不放棄、決不言敗的水手。

“是啊,我這一路走來,又何嘗沒面對過痛苦和失敗呢?那個跛腳的水手,還有那么幼小無依的自己,都能從困境中振作,現在的我就不能嗎?”垂著頭趴在方向盤上,張顯久違地笑了,“積蓄沒了,人還在,希望還在,有什么好怕的!這點小風浪,我張顯還受得住,還能活出個人樣來!”

“再說,受到陳叔、福彩和那么多好心人的幫助,我還沒有好好報答他們呢,怎么能放棄……”

卸下沉重的包袱之后,疲憊總會更快地襲來。輕聲囁嚅了幾句,張顯難得地安然入睡了,嘴角還帶著一絲笑意——伴隨著收音機里那熟悉的旋律。

“他說風雨中,這點痛算什么。擦干淚,不要怕,至少我們還有夢……”

(日易)

 

相關閱讀

開獎時間一覽表

七樂彩: 每周一、三、五開獎,
中國教育臺21:15直播
雙色球: 每周二、四、日開獎,
中國教育臺21:15直播
3 D : 天天開獎,每晚21:15,
中國教育臺直播
東方6+1: 每周一、三、六晚19:35
浙江開獎,江西教育電視臺
晚22:05播出開獎號碼
15選5: 每日晚19:35浙江開獎
浙江影視頻道晚22:30
播出開獎號碼
山东十一选五 彩票推荐软件 旧版彩计划app 安徽时时结果查询 排列三杀6码图表 十三幺怎么胡 3肖6码免费公开手机版 黑龙江时时彩 创信娱乐app网址 广东时时彩稳赚技巧 pk10最牛稳赚计划软件